'>
banner1
张嘉佳还是“写自己想写的”
2019-01-06 00:3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原标题:张嘉佳还是“写自己想写的”

五年前,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甫一上市,就创造了华语图书的销量奇迹,2013年出版至今,销量已超千万册,张嘉佳因此成为家喻户晓的作家。
近日,张嘉佳回归经典写作,新作《云边有个小卖部》终于在读者们的期盼中上市了。这部小说讲述了小镇青年刘十三为了完成一个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,回到了表面平静又暗潮涌动的小镇,一连串的相遇离别、悲欢离合随即上演。张嘉佳概括这部新作为“写给每个人心中的山和海,写给离开我们的人,写给陪伴我们的人,写给在故乡生活的外婆”。主人公刘十三与外婆之间的动人亲情,成为本书的最大亮点。
有媒体曾经评论,“张嘉佳的故事,给人一种笑中带泪的感觉。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里都是调侃,笑过之后,却让人心痛到无法入睡”。《云边有个小卖部》依然延续了这种以戏谑写真心的风格,读后的最大感受仍是“笑着笑着就哭了”。
《云边有个小卖部》在预售当天就冲上了包括当当在内的各大网站的新书排行榜第一名,不少读者都表示,在等待新书的五年中,各自的人生都发生了很多变化,但对张嘉佳文字和故事的喜爱是不变的。
近日,新作上市之际,张嘉佳接受采访,说说他的《云边有个小卖部》。
山西晚报:《云边有个小卖部》的书名让很多人都觉得很特别,是怎么想到这个书名的?想传递怎样的感情?
张嘉佳:缘于一句诗,“自我童年起,便独自一人,照看着历代星辰”,是诗人白鹤林写的。人和天空有奇特的关联,身处他乡,抬头望见云,会觉得故乡在云边。故乡可以回去,有些人永远在云边,见不到了。
山西晚报:新作和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之间相隔五年之久,为什么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出新书?
张嘉佳:相隔五年是因为好玩的东西太多了,玩着玩着一回头,发现怎么就五年过去了。
山西晚报:呵呵,去“玩”了。五年也挺久的,写作的初心是不是有了变化?
张嘉佳:写自己想写的,这点从来没有变过。我写东西本身很快,但我不是个有许多话要说的人,所以会在觉得自己不得不写、必须写、不写会死的时候才写,所以会等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有要写的。
山西晚报:新作《云边有个小卖部》是一部长篇小说,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是一部短篇小说集,长篇和短篇的创作感受有什么不同?
张嘉佳:其实我一直写长篇小说,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是我第一次写短篇。我觉得短篇比较辛苦,给的空间小,抵达终点的速率要求高,相对容易的地方是表达的核心更简练专一。长篇的写作乐趣多一些,有足够的篇幅去建立小世界。
山西晚报:两本书最大的不同除了题材之外还有什么?
张嘉佳:我写小说都采用人物原型,“全世界”和“云边”也是。但云边不同的地方在于,我努力搭建一个“故乡”的概念。每个人心中的故乡不一样,要拼接、融合、幻化,其实本来打算写二十万字左右,删了一部分,收了一部分,觉得现在刚刚好。
山西晚报:大众对您的印象常常来自五年前的微博“睡前故事”,故事大多也跟爱网上赌博网络平台情相关,这次的作品谈爱情吗?
张嘉佳:爱情不多,以主人公的成长为主线,拉开一幅长卷,十几个人的人生核心事件交错,涉及的元素比较复杂。
山西晚报:新书里的人物都是怎样的人?
张嘉佳:普通的我们,普通的长辈,普通的相聚别离,普通的爱和善良。
山西晚报:书中刘十三和外婆的感情让人特别感动,您和家中长辈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故事?
张嘉佳:许多人都是由外婆外公或者爷爷奶奶带大的。我的四位老人,三位过世,三次葬礼,依次在我的小学、高中、大学。如今,只剩外婆还在家乡生活。有一次过年,外婆八十多了,做了份酒酿,偷偷把我拉到一边,说,你喜欢吃,吃吃看。那天我急着去打牌,只是匆匆吃了两口,就把这个小搪瓷罐子给忘记了。外婆年纪大了,没有精力,后来也没再做过酒酿。有时候回想,心里很难受。愿所有的长辈,都长命百岁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lights-led.cn 版权所有